按Enter到主內容區
:::
現在位置 首頁 > 法制專區 > 法律學堂專區 > 調解委員溫馨小故事
  • 友善列印
  • 回上一頁

和諧!善解!是調解真諦 潭子區調解會主席劉興榮

潭子區調解會主席劉興榮
潭子區調解會主席劉興榮

    自從我投身調解工作已經有25年的歷程,處理過的案件數量已經難以計算。有些時候,我也曾經見證過,雙方為了200元的小爭執,爭得面紅耳赤;同樣地,也有一些車禍案件,雙方因被對方的誠意感動而選擇不再互相索賠。調解工作是一項沒有標準答案的藝術,隨著人性起伏不定,我只能空杯面對每一個調解案件,努力處理其中的爭議點、突破障礙、進行協商、做出退讓,最終尋找雙方可以接受的共識。在這些案中,有一宗死亡車禍讓我印象深刻。兩條生命的逝去,其中的轉折點彰顯了人性的包容與愛,這段經歷讓我深感低徊不已。

    這起車禍肇因於劉姓計程車司機(名為劉明宇,化名)載客行經台中市潭子區雅潭路二段往大雅方向,另一駕駛人吳月桂小姐(化名)駕駛自小客車於對向左轉,疑未禮讓來車,加上劉明宇先生未注意車前狀況致兩車相撞,計程車失控波及一旁正推著機車前行的吳忠興先生(化名)及坐在機車上的前妻賴玉梅(化名),並撞上東寶國小前方的看板和石椅才停住。車禍造成計程車司機劉明宇先生、車上乘客、機車司機吳忠興及乘客賴玉梅(吳妻)等4人被送往中國醫院急救,吳忠興先生因傷勢嚴重搶救後宣告不治,警方將肇事的吳月桂小姐及劉明宇先生依過失致死罪函送。

    不料,車禍隔天晨起運動的民眾發現一名男子陳屍在沙鹿區國道三號橋柱下方。警方到場勘驗發現男子死亡多時,經查證死者為計程車司機劉明宇先生,劉先生的友人表示,劉明宇先生在車禍後心情鬱悶自責不已,當天深夜向妻子(名為王秋珊,化名)表示將出去散散心,不料竟輕生。這一件登上媒體的新聞事件,數週後案件分配到我手上,調解時經過人別關係確認,我見到一位難過到說不出話的年邁父親,他就是死者吳忠興先生的老父親(吳光華,化名),他止不住的淚水不停搖頭嘆息,讓整個調解室的空氣瞬間凝結,一旁見狀的王秋珊(已故計程車司機劉明宇之遺孀)也默默噙著淚水,壓抑著一觸即發的情緒。人生最難過的事,不是生離死別,而是來不及說再見…,往往遇見陷入愁緒、過度悲傷的人,我們習慣都會勸他放下!放下!但調解除了釐清雙方責任歸屬外,更是一種調心、修復情感的歷程,該協助當事人的是釋放情緒而不是勸他包容與放下,所以我讓突遭變故的吳光華老先生慢慢釋放他的悲傷再陳述請求。

    一條人命值多少錢?這是一個殘酷的算術題,本案經過了三次的調解,一次次的重複著受害方的悲愴、無助、情緒潰堤與加害方的為難、道歉、無能為力…,最後終於達成和解。我知道所有的調解故事,到最後都只會化成一道冰冷的數字,所有的悲傷和淚水有一天也都會化為淡淡的陰影藏在當事人內心某個角落,日昇日落以後再也沒有人記得,但我特別想分享的是這幾位事件主角,他們面對從天而降的苦難沒有選擇怨天尤人,而是勇於承擔與為他人點燈。在調解過程中我稍微了解一下當事人家庭背景及目前家境情形,希望從中能緩解他們悲痛情緒及協助他們能從人生陰霾中走出釋懷,最重要能從中合理洽談賠償金改善目前家計的困難。

    首先,我先了解吳光華老先生的情形,面對兒子吳忠興驟逝留下2名幼子,他已自顧不暇又不忍受傷的無緣媳婦賴玉梅(已與吳男離異),面對調解重憶往事造成二度傷害,積極幫這無緣媳婦帶著2名苦命的幼子爭取應有的理賠金。

    其次,我也問了王秋珊(已故計程車司機劉明宇之遺孀)目前家庭狀況,她表示她先生原本是家裡主要經濟支柱,惟因疫情收入銳減,遭逢交通事故想不開自殺,留下大批債務與未成年子女,經濟壓力讓她也快喘不過氣來,在先生死亡後辦理拋棄繼承,雖然她也是本事件的受害者,但不顧本身困境,願意參與調解全程,並積極請託保險公司為死者吳忠興的年邁父親與子女爭取最佳理賠金。

    另外我也了解釀成本件車禍主因的吳月桂小姐情形,一開始她的態度是相當在乎與已故計程車司機劉明宇肇事責任的分擔,不過看到在場每位關係人真誠關心受害者家屬與不捨之心溢於言表,在環境的感染下,她也漸漸卸下心防,坦然面對自己鑄下的錯,真心道歉並同意保險不足部分由自己分擔。

    最後我則請教已故計程車司機劉明宇這方的保險理賠人員,對於本案保險理賠情形及專業建議,他則說明因為劉先生的遺孀王秋珊及法定繼承人均已拋棄繼承,其中除了資產也包含了債務,加害人的遺孀等人在法律上已經免責,完全無須負擔本次賠償,因當時正值保險公司因新冠肺炎疫情防疫險而造成大量營業損失期間,保險公司理賠趨於保守,降低原本可理賠金額,經王秋珊積極請求下,參與理賠從業人員對本案的同理心與惻隱心以及企業的社會責任,決定主動打報告向公司專案爭取較多理賠金。

    其實在本案的受害者中還有東寶國小,這場車禍造成學校的看板和石椅毀損,然而在死亡面前,財損顯得如此微不足道,東寶國小的代表人員隨即反映校方有關調解情況,當場即表示拋棄求償。

    其實參與這件死亡車禍調解案的當事人及相關人,都是具有慈悲包容心的人間善者,最後會和諧圓滿,是因為彼此都願意退一步站在同理的角度思考。他們每一位當事人,在苦難面前顯得渺小,但在有情世界裡卻是值得尊重的巨人,當你緊握雙手,裡面只有執念其他什麼也沒有;但若你願意打開雙手,世界就在你手中。

    情理法、法理情,很多人說調解會不講法,都是地方仕紳擔任的調解委員在喬事情,但我認為這樣的論點太過偏頗,目前各地方調解會專業素養都大大提升,不是不講法理,而是,前來調解的人不論認不認識都是鄉親,人不親土親,先動之以情再論之以理,在有情、有理的立論基礎下,彼此願意退讓,事情便圓滿和諧的解決了。溝通,不是為了改變對方而是找到彼此都可以接受的解決方式(像是財務糾紛,欠債時間已過法律追訴期,但債務人現在比較好過了,同意還錢,債權人也願意折讓總金額或分期攤還,這就是講情、講理、不講法)若是,執意論法,少了互信、互諒基礎,很容易造成兩敗俱傷,這也是調解會在消極的紓解訟源同時,更具平衡人心、減少民眾對判決結果不滿意而產生司法迫害、錯誤認識的積極效能。

    調解時,我常跟民眾說,相逢自有因緣,有緣相聚要用智慧善解,我也期許自己,身為調解委員就像一個隨時散發光亮的人,風和日麗時可以照亮別人,在寒風刺骨的時候也可以溫暖自己。所以,你問我,25年的調解經驗,有沒有調解成功方程式,我想:和諧!善解!就是調解真諦。

相關圖檔

  • 市府分類: 法律權益
  • 最後異動日期: 2024-03-16
  • 發布日期: 2024-03-16
  • 發布單位: 臺中市政府法制局
  • 點閱次數: 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