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Enter到主內容區
:::
現在位置 首頁 > 法制專區 > 法律學堂專區 > 法律小學堂
  • 友善列印
  • 回上一頁

祖父母對孫子女有探視權嗎?

  • 最後異動時間: 2017-12-11
  • 發布單位: 臺中市政府法制局

案例:

丈夫小陳與妻子美美育有未成年子小奇、女小花(分別現年8歲與10歲),小陳婚姻生活美滿,也常常偕同一家大小返回父母家讓祖孫同享天倫之樂,惟小陳之父母與妻子美美相處不睦,然而小陳不幸在一次交通意外事故中喪生,妻子美美即從現居之台中搬遷至台南居住,並拒絕小陳之父母探視孫子女,小陳之父母親只能偷偷摸摸跑去學校偷看孫子女,請問祖父母是否有權要求探視孫子女?何種情況下祖父母有機會取得孫子女之監護權?

解析:

壹、民法有關探視權之規定:

民法中有關未成年子女探視權(會面交往權),是規範於夫妻離婚後,未任未成年子女親權的一方,與子女間會面交往的方式,其規定於民法1055條第5項:「法院得依請求或依職權,為未行使或負擔權利義務之一方酌定其與未成年子女會面交往之方式及期間。但其會面交往有妨害子女之利益者,法院得依請求或依職權變更之。」

雖然祖父母在人倫上也會有探視未成年孫子女的需求,且孫子女亦有與祖父母藉由探視建立祖孫親情之必要;但民法第1055條第1、5項規定,可行使探視權者為父母,並不包括祖父母,故從法條文義解釋,法院對於祖父母之探視權採取否定見解,不認為祖父母依法可主張探視孫子女的權利。

臺灣高等法院暨所屬法院 103 年法律座談會民事類提案 第 9 號,探討過祖父母對孫子女之探視權,有兩種不同見解:

甲說:祖父母對孫子女應有探視權(肯定說)

民法第 1055 條第 5項前段規定,法院得依請求或職權為未行使或負擔 權利義務之一方酌定其與未成年子女會面交往之方式及期間,此項會面交往權亦屬未成年子女應享有之權利,基於未成年子女最佳利益原則之考量,及滿足未成年子女同受父系及母系家族關懷下成長之需求,如未成年子女之父母一方,有因死亡或其他原因致無法行使未成年子女之親權時,原屬該未任親權人之父或母一方所得享有會面交往權,自宜由祖父母等家族成員代為行使,法院亦得依家族成員與未成年子女之親疏及依附情形,決定得探視之期間及方式,對未成年子女最佳利益之維護,應有助益。

乙說:祖父母對孫子女無探視權(否定說)

按法院得依請求或依職權,為未行使或負擔權利義務之一方,酌定其與未成年子女會面交往之方式及期間,民法第1055條第5項前段定有明文,係因父母子女為人倫至親,會面交往權不僅為子女之權利,亦屬父母之權利,其中之一方雖不能行使負擔未成年子女之權利義務,對相關之探視權利,應不得任意剝奪。又依民國85年9月25日修正時之立法理由謂:「為兼顧未任權利義務行使或負擔之夫或妻與未成年子女之親子關係,法院得依請求或依職權定其會面交往方式與期間。」準此,會面交往權僅屬父母子女間有其適用,祖父母對未成年之孫子女則無該條之適用。甲說依目前之法律規定尚屬無據。

初步研討結果:多數採乙說。惟建議修法增訂祖父母之探視規定。

小結:民法相關條文並無祖父母與未成年孫子女會面交往的規定,因此本案小陳之父母並無法源依據要求探視孫子小奇、孫女小花。

貳、停止親權聲請選定或改定監護人:

但如有事證可以證明媳婦美美不適合擔任孫子小奇、孫女小花的親權人,則小陳之父母可向法院起訴請求停止美美之親權,並聲請選定或改定監護權人。

一、以父母對未成年子女疏於保護、照顧情節嚴重或濫用親權為由,停止親權: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第71條第1項:「父母或監護人對兒童及少年疏於保護、照顧情節嚴重,或有第四十九條、第五十六條第一項各款行為,或未禁止兒童及少年施用毒品、非法施用管制藥品者,兒童及少年或其最近尊親屬、直轄市、縣(市)主管機關、兒童及少年福利機構或其他利害關係人,得請求法院宣告停止其親權或監護權之全部或一部,或得另行聲請選定或改定監護人;對於養父母,並得請求法院宣告終止其收養關係。」另外民法第1090條:「父母之一方濫用其對於子女之權利時,法院得依他方、未成年子女、主管機關、社會福利機構或其他利害關係人之 請求或依職權,為子女之利益,宣告停止其權利之全部或一部」

二、改定監護權人之順序:法院於宣告停止父母親權時,本得另行選定或改定監護人。依民法1094條之規定,父母均不能行使、負擔對於未成年子女之權利義務或父母死亡而無遺囑指定監護人,或遺囑指定之監護人拒絕就職時,依下列順序定其監護人:一、與未成年人同居之祖父母。二、與未成年人同居之兄姊。三、不與未成年人同居之祖父母。未能依第一項之順序定其監護人時,法院得依未成年子女、四親等內之親屬、檢察官、主管機關或其他利害關係人之聲請,為未成年子女之最佳利益,就其三親等旁系血親尊親屬、主管機關、社會福利機構或其他適當之人選定為監護人,並得指定監護之方法;法院選定或改定監護人時,應依受監護人之最佳利益,審酌一切情狀,尤應注意下列事項:(一)受監護人之年齡、性別、意願、健康情形及人格發展需要。(二)監護人之年齡、職業、品行、意願、態度、健康情形、經濟能力、生活狀況及有無犯罪前科紀錄。(三)監護人與受監護人間或受監護人與其他共同生活之人間之情感及利害關係。(四)法人為監護人時,其事業之種類與內容,法人及其代表人與受監護人之利害關係。

小結:本案美美如確有濫用親權之行為,諸如對子女之身體為虐待或對子女之財產施以危殆之行為,不予保護、教養而放任之,或有不當行為或態度,或不管理其財產等,甚或對兒童及少年疏於保護、照顧情節嚴重均可能導致被法院宣告停止親權,如有上述情事發生,孫子小奇、孫女小花之祖父母,就有可能以民法1094條第三順序監護人之身分,取得監護權人之地位,解決無法探視孫子女之問題。

參考資料:

一、民法、家事事件法、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相關規定。

二、臺灣臺北地方法院104年度家親聲字第11號、家親聲字第85號、士林地方法院106年度家親聲字第24號民事裁定、最高法院86年度台上字第1391號判決。

  • 市府分類: 法律權益
  • 發布日期: 2017-10-16
  • 點閱次數: 14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