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Enter到主內容區
:::
現在位置 首頁 > 法制專區 > 法律學堂專區 > 法律小學堂
  • 友善列印
  • 回上一頁

濫用個人資料之代價

  • 最後異動時間: 2017-12-11
  • 發布單位: 臺中市政府法制局

案例:阿芳為了追求瘦身,於是到亞歷山大股份有限公司經營之健身中心(以下簡稱業者),加入會員,業者於簽立會員契約時,要求阿芳提供身分證正反面影本及信用卡正反面影本給其留底,業者的行為有無違反個人資料保護法?如健身中心受僱人小華,正巧與阿芳有債務糾紛,阿芳積欠小華二十萬不還,小華想請律師寄發存證信函給阿芳,但卻苦無阿芳住址資料,於是央求健身中心經理阿昌提供阿芳之身分證影本住址資料,以便提供給律師寄發存證信函,請問小華與阿昌使用阿芳個資應負擔什麼責任?業者是否亦應負責?

解析:

壹、業者蒐集當事人身份證及信用卡卡號資訊之適法性:

一、個人資料保護法

業者如因「消費者、客戶管理與服務」之特定目的,基於與當事人有契約或類似契約之關係,在履行契約事務之必要範圍內,蒐集、處理消費者(會員)之個人資料(例如:辨識個人之聯絡資訊、辨識財務之信用卡號碼資訊等),並於原蒐集之特定目的必要範圍內利用者,並無違反個資法(個資法第19條第1項、第20條第1項本文)。

二、消費者可否拒絕提供身分證正反面影本及信用卡正反面影本:

至於簽立會員契約時,業者除了請消費者填寫表單外,更要求消費者「提供」身分證正反面影本及信用卡正反面影本以留存檔案,是否符合個資法之規定,應依個案事實考量,有否逾越特定目的之必要範圍?有無其他侵害較小的方法亦可以達到相同目的(個資法第5條)?此時消費者可以請問業者留存身份證極卡號影本之目的為何,若消費者認為業者之要求不合理,則可拒絕提供。

貳、業者、小華與阿昌使用阿芳個資,應負之責任:

一、刑事責任:違反個人資料保護法第41條第1項之罪

個人資料保護法所指「個人資料」,係指自然人之姓名、出生年月日、國民身分證統一編號、護照號碼、特徵、指紋、婚姻、家庭、教育、職業、病歷、醫療、基因、性生活、健康檢查、犯罪前科、聯絡方式、財務情況、社會活動及其他得以直接或間接方式識別該個人之資料,同法第2條第1款規定甚明。次按個人資料之蒐集(取得)、處理(建檔)或利用(處理以外之使用),應尊重當事人之權益,依誠實及信用方法為之,不得逾越特定目的之必要範圍,並應與蒐集之目的具有正當合理之關聯,個人資料保護法第5條定有明文;再依同法第20條第1項前段之規定,非公務機關對個人資料之利用,除第6條第1項所規定資料(即醫療之個人資料,例外基於法律明文規定等事由方得蒐集、利用)外,應於蒐集之特定目的必要範圍內為之,除非有第20條第1項但書所定例外狀況,方得為特定目的外之利用。

小華與阿昌因阿芳健身中心加入會員之故,而取得阿芳之身分證影本等住址資料,若在無該法第20條第1項但書所定例外狀況下,其使用阿芳之個人資料,需依誠實及信用方法為之,且不得逾越特定目的之必要範圍,並應與蒐集之目的具有正當合理之關聯。而阿芳之身份證影本資料是用來加入健身中心會員使用,使用該資料時,應尊重當事人之權益,依誠實及信用方法為之,不得逾越取得之特定目的之必要範圍,並應與取得之目的具有正當合理之關聯等節。小華竟然於阿昌同意下,取得之阿芳上開資料,傳送給律師知悉,顯已逾越取得之特定目的之必要範圍,與其取得之目的不具正當合理關聯,係基於個人資料保護法第20條第1項但書之情形,應不符合該等條款規定得為特定目的外使用之例外狀況。是小華就阿芳個人資料之利用行為,已逾蒐集該個人資料特定目的之必要範圍,而足生損害於阿芳之隱私權,其違反個人資料保護法第20條第1項之規定,而犯同法第41條第1項之罪,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得併科新臺幣一百萬元以下罰金。

二、民事責任:

(一)阿芳得否併依據個人資料保護法之規定及侵權行為之法律關係,向小華及阿昌求償?

按因故意或過失,不法侵害他人之權利者,負損害賠償責任;不法侵害他人之身體、健康、名譽、自由、信用、隱私、貞操,或不法侵害其他人格法益而情節重大者,被害人雖非財產上之損害,亦得請求賠償相當之金額,民法第184 條第1 項前段、第195 條第1 項前段定有明文。

又非公務機關違反本法(個人資料保護法)規定,致個人資料遭不法蒐集、處理、利用或其他侵害當事人權利者,負損害賠償責任,但能證明其無故意或過失者,不在此限;被害人雖非財產上之損害,亦得請求賠償相當之金額;如被害人不易或不能證明其實際損害額時,得請求法院依侵害情節,以每人每一事件500 元以上2 萬元以下計算;損害賠償,除依本法規定外,公務機關適用國家賠償法之規定,非公務機關適用民法之規定,則為個人資料保護法第29條第1 項、第29條第2 項準用第28條第2 項、第3 項及第31條所明定。

對照各該規定內容,個人資料保護法,採取較民法嚴格之歸責原則,構成要件與民法侵權行為之一般規定不完全相同,應不發生特別規定排除一般規定之問題(王澤鑑著,公路法關於損害賠償特別規定與民法侵權行為一般規定之適用問民法學說與判例研究第六冊,第47頁參照)。

本案小華使用阿芳之個資,難認係為增進公共利益之必要行為,與個資法第20條第1 項所列免責事由不合,係屬違法行為,已侵害阿芳之隱私權(所謂隱私權,乃係不讓他人無端地干預其個人私的領域的權利,此種人格權,乃是在維護個人尊嚴、保障追求幸福所必要而不可或缺者),因此,阿芳得依個人資料保護法之規定及侵權行為之法律關係向小華及阿昌求償。

(二)非財產上損害賠償,法院如何酌定適當金額?

倘阿芳依個人資料保護法之規定向小華及阿昌求償,除不能證明其實際損害額時,得請求法院依侵害情節,以每人每一事件500 元以上2 萬元以下計算外,仍應適用民法之規定。若阿芳依侵權行為之法律關係,請求賠償隱私權受侵害之損害,則應以相當之金額為限,所謂相當,以實際加害情形與其隱私權影響是否重大,及被害者之身分地位與加害人經濟狀況等關係定之。是阿芳無論依何項請求權向阿昌及小華求償非財產上之損害,判斷標準應相同。故法院將會審酌兩造,學歷、工作,阿芳權利受害程度、小華為行為時之情境、兩造資力財產概況等一切情狀,酌定非財產上損害賠償之合理金額。

(三)業者應否負連帶損害賠償責任?

受僱人因執行職務,不法侵害他人之權利者,由僱用人與行為人連帶負損害賠償責任,但選任受僱人及監督其職務之執行,已盡相當之注意或縱加以相當之注意而仍不免發生損害者,僱用人不負賠償責任,民法第188 條第1 項定有明文。

民法第188 條第1 項前段規定:受僱人因執行職務不法侵害他人之權利,不僅指受僱人因執行其所受命令或委託之職務自體,或執行該職務所必要之行為,不法侵害他人權利而言,即受僱人職務上予以機會之行為,及與執行職務之時間或處所有密切關係之行為,在客觀上足認與其執行職務有關,而不法侵害他人之權利者,亦應包括在內,該等行為即令係受僱人為自己利益而為,亦無不同。

而本案阿昌與小華為業者之受僱人,於健身中心營業時間內,在其僱用人之營業場所,接觸及利用健身中心會員個人資料,乃係利用職務上予以之機會,而為與其執行職務之時間及處所有密切關係之行為,在客觀上足認與其執行職務有關。阿昌及小華擅自利用會員阿芳個人資料,乃其職務所給予之機會,特別增加其危險性,且屬業者得預見並能予防範之事項,應屬受僱人執行職務之範圍,故阿芳依據民法第188 條第1 項前段之規定,請求業者、阿昌與小華負連帶損害賠償責任,於法有據。

三、行政責任:

依個人資料保護法之第 47 條規定,違反第20條第1項規定,由中央目的事業主管機關或直轄市、縣(市)政府處新臺幣五萬元以上五十萬元以下罰鍰,並令限期改正,屆期未改正者,按次處罰之。故本案業者違反第20條第1項規定,將被主管機關裁處罰鍰。另外,非公務機關之代表人、管理人或其他有代表權人對於個人資料需有為防止個人資料被竊取、竄改、毀損、滅失或洩漏,採取技術上及組織上之措施。業者違反第20條第1項規定,另依個人資料保護法之第50條規定,非公務機關之代表人、管理人或其他有代表權人,因該非公務機關依前三條規定受罰鍰處罰時,除能證明已盡防止義務者外,應並受同一額度罰鍰之處罰。

參考資料及來源:

一、本文部分內容參考自法務部個人資料保護專區。

二、法務部106年2月8日法律字第10603500600號函。

三、最高法院47年台上字第1221號、51年台上字第223 號判例要旨參照。

四、相關民事判決:臺灣臺北地方法院105年度訴字第259號、105年度訴字第873號民事判決、臺灣高雄地方法院104年度訴字第1837號民事判決、臺灣臺中地方法院106年度訴字第1641號民事判決。臺灣新北地方法院103年度訴字第1304號民事判決、最高法院90年度台上字第1235 號、86 年度台上字第1497 號判決。

五、相關刑事判決:臺灣臺北地方法院105年度簡字第2497號刑事簡易判決、臺灣臺中地方法院106年度中簡字第230號刑事簡易判決。

六、臺灣高等法院暨所屬法院94 年法律座談會。

  • 市府分類: 法律權益
  • 發布日期: 2017-09-01
  • 點閱次數: 14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