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Enter到主內容區
:::
現在位置 首頁 > 法制專區 > 法律學堂專區 > 法律小學堂
  • 友善列印
  • 回上一頁

僱主的連帶損害賠償責任

  • 最後異動時間: 2017-12-11
  • 發布單位: 臺中市政府法制局

案例:

王老闆經營一間火鍋店,聘請李小姐當店長,以及張小姐和陳小姐當店員。王老闆平日指揮監督店長李小姐負責管理火鍋店的營運。王老闆平日雖然會在店內走動式管理,但是時間並不規律。至於王老闆所訂內部員工手冊,內容著重於餐點材料保存,並無關於顧客消費及場所安全之注意事項。而王老闆為了節省營運成本,並沒有為李小姐投保勞、健保,也沒有簽訂書面的勞動契約。某日,李小姐見店中只有一位年老富有的熟客謝先生來店用餐,認為有機可趁,於是將預先準備好的安眠藥粉,摻入火鍋當中,送交謝先生食用。謝先生食用後,表情痛苦,昏迷無力。當時店員張小姐與陳小姐都看見,卻因為均遭店長李小姐支開去打掃廁所,且2位店員均認為店長李小姐應該會照顧謝先生,故不以為意。店長李小姐於是將謝先生扶到火鍋店後方偏僻的樹林內,以水果刀刺死後,再奪取謝先生身上所有的財物。事後,謝先生的子女提告王老闆,要求王老闆與店長李小姐連帶賠償精神慰撫金,請問是否有理?

解析:

一、請求精神慰撫金的請求權基礎為何?

店長李小姐殺害謝先生致死,謝先生的子女依據民法第194條規定,可以要求店長李小姐賠償非財產上之損害,亦即精神慰撫金。

二、謝先生的子女能否要求王老闆連帶賠償精神慰撫金?

(一)要求王老闆負連帶損害賠償責任的請求權基礎為何?

按民法第188條第1項規定,僱用人應與受僱人負連帶之損害賠償責任。

(二)王老闆是否為店長李小姐的僱用人?

民法第188條所稱之受僱人,係以事實上之僱用關係為標準,僱用人與受僱人間已否成立書面契約,在所不問,且非僅限於僱傭契約所稱之受僱人,凡客觀上被他人使用為之服務勞務而受其監督者均係受僱人(最高法院45年台上字第1599號判例、57年台上字第1663號判例參照)。換言之,依一般社會觀念,若其人確有使用他人為之服勞務而受其監督之客觀事實存在,自應認其人為該他人之僱用人。顯見,雖然王老闆沒有為店長李小姐投保勞健保,也沒有簽訂書面的勞動契約,但是因為王老闆平日指揮監督店長李小姐負責管理火鍋店的營運,所以王老闆是店長李小姐的僱用人。

(三)店長李小姐殺害謝先生之侵權行為,是否為其利用職務上機會所為之行為?

1、按「民法第188條第1項所稱之執行職務,初不問僱用人與受僱人之意思如何,一以行為之外觀斷之,即是否執行職務,悉依客觀事實決定。苟受僱人之行為外觀具有執行職務之形式,在客觀上足以認定其為執行職務,就令其為濫用職務行為,怠於執行職務行為或利用職務上之機會及與執行職務之時間或處所有密切關係之行為,自應涵攝在內」、「僱用人藉使用受僱人而擴張其活動範圍,並享受其利益,且受僱人執行職務之範圍,或其適法與否,要非與其交易之第三人所能分辨,為保護交易之安全,受僱人之行為在客觀上具備執行職務之外觀,而侵害第三人之權利時,僱用人即應負連帶賠償責任」。故民法第188條第1項所謂受僱人因執行職務不法侵害他人之權利,不僅指受僱人因執行其所受命令,或委託之職務自體,或執行該職務所必要之行為而言,即濫用職務或利用職務上之機會及與執行職務之時間或處所有密切關係之行為,其在外形之客觀上足認為與執行職務有關,而不法侵害他人之權利者,即令其係為自己利益所為之違法行為,亦應包括在內 (最高法院90年度台上字第1991號判決、91年度台上字第2627號判決意旨參照)。

2、經查,店長李小姐既係於謝先生到火鍋店消費時,利用為謝先生準備火鍋之機會,將安眠藥粉加入謝先生點用之火鍋,俟謝先生食用後藥效發作陷於意識不清、不能抗拒之狀態時,再將謝先生扶至店外後方之偏僻樹林內,以預藏之水果刀刺死謝先生。足見店長李小姐將滲有安眠藥之火鍋,交給謝先生食用,實為店長李小姐著手實施殺人犯罪行為之一部分。而火鍋店為店長李小姐執行職務之地點,為顧客準備鍋品,為店長李小姐執行職務之範圍,而顧客前往火鍋店消費,係相信在安全無虞的環境消費始前往之,惟店長李小姐竟將安眠藥粉摻入謝先生點用之火鍋,且時間上為其執行職務之期間,足見店長李小姐於其上班時間,在火鍋店其執行職務地點內,利用為謝先生準備鍋品之職務上機會,將安眠藥粉摻入謝先生於火鍋店販賣之項目單上所點選之鍋品,其行為外觀上具有執行職務之形式,在客觀上足以認為係在執行職務或與執行職務有關,揆諸「利用職務上之機會及與執行職務之時間或處所有密切關係之行為,其在外形之客觀上足認為與執行職務有關,而不法侵害他人之權利者,即令其係為自己利益所為之違法行為,亦應包括在內」之最高法院90年度台上字第1991號判決、91年度台上字第2627號判決意旨,應認係民法第188條第1項所稱之執行職務之行為。

3、雖謝先生係店長李小姐將其扶出火鍋店至店後偏僻樹林內,以水果刀刺殺,始發生死亡結果。惟店長李小姐於謝先生火鍋中下藥,實為其實施殺害謝先生行為之一環,而無從割裂。若非店長李小姐先於謝先生之鍋品摻入安眠藥粉,致使其陷於意識不清、不能抗拒之狀態,店長李小姐應無辦法制服謝先生,並進而殺害謝先生。且謝先生為火鍋店之常客,與店長李小姐熟識,店長李小姐將意識不清之謝先生自火鍋店內扶出,外觀上亦可認係執行幫助、照顧身體不適、體力不支之顧客返家之職務上行為。

4、店長李小姐所為下藥、將謝先生扶至店外、下手刺殺謝先生各階段行為既係環環相扣不可割裂,應認係屬店長李小姐利用職務上因謝先生至該店消費提供火鍋而摻入藥物致昏迷狀態再扶出機會之行為,而涵攝於民法第188條第1項所稱「執行職務」之內。

5、綜上,民法第188條第1項所謂受僱人因執行職務不法侵害他人之權利,不僅指受僱人因執行其所受命令,或委託之職務本身,或執行該職務所必要之行為,不法侵害他人之權利而言,尚包括受僱人之行為,在客觀上足認為與其執行職務有關之行為在內,例如利用職務上之機會及與執行職務之時間或處所有密切關係之行為等,均屬於執行職務,這樣才可以保護第三人之權利,使第三人有獲得賠償之機會,不能將店長李小姐在火鍋店將安眠藥加入火鍋,讓謝先生食用,使其意識不清之行為,與嗣後將其扶至店外殺害行為予以分開為兩個個別行為,而謂其在店外之殺害行為,非屬執行職務,王老闆仍應負僱用人賠償責任。而且一般顧客願在火鍋店消費,係相信可在安全無虞之環境消費始會前往,身任店長為顧客準備飲品本屬李小姐之職務範圍,其將安眠藥摻入謝先生於該店所點選之火鍋,該行為外觀上具有執行職務之形式,且該店亦為其執行職務之地點,客觀上可認店長李小姐係在執行職務,不能以謝先生的生命遭侵害之地點係在火鍋店後方的樹林,非在火鍋店內,即認為與店長李小姐執行職務無關。

(四)王老闆是否已盡監督之相當注意義務?

1、按受僱人因執行職務,不法侵害他人之權利者,由僱用人與行為人連帶負損害賠償責任。但選任受僱人及監督其職務之執行,已盡相當之注意或縱加以相當之注意而仍不免發生損害者,僱用人不負賠償責任。民法第188條第1項定有明文。是僱用人茍非於選任及監督已盡相當之注意,即應就此損害負賠償責任。且按僱用人選任受僱人雖盡相當之注意,而監督其職務之執行未盡相當之注意者,如無縱加以相當之注意,仍不免發生損害之情事,仍負民法第188條第1項之賠償責任。(最高法院22年上字第3116號判例參照)。又為某種事業使用他人,於被用人執行事業加害於第三人時,其選任被用人及監督其事業,已盡相當之注意,或雖注意仍不免發生損害者,使用主固不負賠償責任,但此種情形係為使用主之免責要件,使用主茍欲免其責任,即應就此負舉證之責 (最高法院19年上字第3025號判例參照)。

2、民法第188條所以規定僱用人應對於受僱人因執行職務不法侵害他人權利之行為,負連帶賠償責任,無非是因為僱用人藉由受僱人為其工作,因而擴大或延伸其活動範圍,僱用人自應就其選任監督受僱人負注意之義務,以預防受僱人在工作時發生侵害他人權利之情事,注意之範圍包括受僱人之性格、操守等。

3、火鍋店雖有內部員工手冊,然而其內容乃著重於其餐點材料保存,並無關於顧客消費及場所安全之注意事項。而王老闆的走動式管理,顯非規律性的走動式管理,且與對於顧客於店內發生狀況或身體不適時應如何處理,應建制一套通報及處理流程無涉。並非對於身為店長之李小姐及其他員工,即時、妥適處理顧客突發之身體異常狀況,建立監督之機制。王老闆並未盡相當注意,亦非縱加以相當注意仍不免發生損害。

4、王老闆經營火鍋店,出售鍋品,除負有提供衛生之餐食外,自負有提供顧客安全用餐環境之責。然而,王老闆對於顧客於店內發生狀況,或身體不適時應如何處理,並無建制一套通報及處理流程,亦無對於身為店長之李小姐及其他員工,有無即時、妥適或送醫處理顧客突發之身體異常狀況及於店內值勤不可無緣由任意離開,建立監督之機制,致店員陳小姐及張小姐雖於當日發現謝先生表情痛苦、昏迷無力,卻未予關心提供協助,亦未通報王老闆,錯失避免不幸事件發生之機會。如若王老闆有就員工此部分職務之執行盡相當之監督注意,即時對謝先生伸出援手,即有可能避免不幸之事件發生,使謝先生免於遭到店長李小姐之殺害。王老闆顯然並無「縱加相當之注意,仍不免謝先生被殺害之結果發生」之情事,王老闆對於店長李小姐之監督並未盡相當之注意義務。

5、綜上,王老闆經營火鍋店雖有員工教育手冊,惟該手冊並無關於顧客消費及場所安全之注意事項。且店員陳小姐及張小姐於當日已發現謝先生表情痛苦、昏迷無力,卻未予關心,提供協助,亦未通報當時在辦公室內之王老闆,致錯失避免不幸事件發生之機會,足認王老闆經營之火鍋店對於顧客在店內發生狀況,或身體不適時應如何處理,並無建制一套通報及處理流程,亦未對於店長及其他員工,有無適時處理顧客之身體異常狀況,建立監督之機制。王老闆經營之火鍋店顯然對於店長李小姐之監督未盡相當之注意義務,所以無法免除王老闆所應負之僱用人責任。

(五)結論:

綜上所述,店長李小姐是王老闆的受僱人,店長李小姐殺害謝先生是利用執行職務行為之機會,王老闆對於監督店長李小姐並未盡相當之注意義務。因此,根據民法第188條第1項之規定,僱主王老闆應該與受僱人店長李小姐連帶負損害賠償之責任,賠償謝先生的子女精神慰撫金。王老闆應負僱用人賠償責任,不是因為他未檢查李小姐為顧客所準備之火鍋是否安全,而是因為他對李小姐未盡到選任及監督之注意義務,所以必須對於李小姐所為侵害顧客之行為負責。

相關規定及實務見解::

一、民法第188條第1項:「受僱人因執行職務,不法侵害他人之權利者,由僱用人與行為人連帶負損害賠償責任。但選任受僱人及監督其職務之執行,已盡相當之注意或縱加以相當之注意而仍不免發生損害者,僱用人不負賠償責任。」。

二、民法第194條:「不法侵害他人致死者,被害人之父、母、子、女及配偶,雖非財產上之損害,亦得請求賠償相當之金額。」。

三、最高法院19年上字第3025號判例、最高法院22年上字第3116號判例、最高法院45年台上字第1599號判例、最高法院57年台上字第1663號判例、最高法院90年度台上字第1991號判決、最高法院91年度台上字第2627號判決、臺灣高等法院103年度上字第600號判決。

  • 市府分類: 法律權益
  • 發布日期: 2017-07-14
  • 點閱次數: 640